卖春药的熟妇(可以给我介绍一下産品吗? 潢慧卉的声音有点)

作品:《强制驯服高、

????卖春药的丰满熟妇让我买药我却c了她百次那个卖cuiq1ng香水的nv人,本来想买她的産品,却没想到送上门来让我c。

????谁让她做的是那种産品,又那麽sao?不过我到底也有付钱,所以也不算是白玩吧!再说她也享受着了,算是扯平。

????现在想起那个nv人的sao样子来,心里还觉得痒痒地,很想有机会再和她切磋切磋,希望她还能想起我这个意外情人,记得那天的爽。

????在这里有一点经验告诉大家,以后遇到推销员,可不要一律拒之门外呀!说不定里面就有很好的货se呢!那天我的哥们要是知道h慧卉是这样的,一定后悔没有g到。

????我个人b较喜欢岁数大一些的nv人,梨形的稍稍有点下垂的rufang和深se的、肥厚的ychun,会让我特别兴奋,因爲只有被人g过的次数多,才会有这种顔se的b,肥软、多汁,jia0chuan也很大声,那种浪劲儿很有特点,g起来特别过瘾。

????h慧卉的两个大pgu撅起来像两座小山,tg0u深深下陷,能轻易地夹住人的手指头。

????两个b片就像最肥最厚的公j的冠子,里面不是很浅,但是越g越有握劲儿,j1aochun的声音响得恨不得你把她嘴堵上。

????上个月25、6号,我哥们来了几个客户,一起吃中饭、唱歌。

????我们吃饭的时候,h慧卉就在门口走过来走过去,快吃完的时候她敲门进来。

????她穿着一件黑se的低领衫,斜背个小包,勒得两个n像要跳出来。

????她很谦恭地每人发一张名片,当时谁都没ga0清楚她是g什麽的,也没有人搭讪她。

????哥们身边没位子了,我坐门边儿,身边正好有个空座,h慧卉就坐下来,讨好地跟我介绍什麽cuiq1ng香水,说很有效没有副作用,讲得高兴时,整个x脯都快贴到桌子上。

????让我眼光一直注视那对巨n,什麽都没听进去,只记得是xa芳香剂,下面也开始y起来。

????后来哥们结帐起身,h慧卉还叮嘱要买的话打电话给她,她可以送货上门。

????我心里一直记挂着h慧卉,有点注意力不集中,没到两点就跑回家去了。

????回到家里已是两点多,我拿了手机拨了0960520572,有人接了正是h慧卉的声音,我问她在哪里,她说在公司值班。

????我说你可以给我介绍一下産品吗?

????h慧卉的声音有点沙哑,假如是在半夜里听,绝对会让人x冲动。

????她说nv人闻了cuiq1ng香水以后,就会在15秒内兴奋起来,渴望x1ngjia0ei,也更容易ga0cha0。

????她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y起来了,我一边撸着不安份的老二,一边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异样,问h慧卉:「怎麽个兴奋法,你给我描述描述。

????」h慧卉咯地笑了一下:「你还不知道吗?」我说我当然知道,但是不知道nv人用完什麽感受,我得知道详细一点才好买呀!我用的好还可以给哥们介绍,多买几瓶。

????h慧卉嗯嗯地说:「就是浑身发热像洗热水澡那样子,舒服得特别想让人抱着、让人m0,不m0就难受,下边那里变得很热、很痒,胀得厉害,就是想让什麽cha进去……」我说:「下边是哪里,让什麽cha进去呀!」我老二胀得更y,手一下一下地使劲撸着,想象h慧卉那丰满的身t,浑身像冒火一样,恨不得马上拉过来g上一pa0。

????h慧卉说:「嗯……就是下边yda0想男人的宝贝呀!那个时候就是想让男人cha呀!不cha就难受。

????」我说:「要是没有男人cha你怎麽办?」h慧卉说:「你真坏哟!反正胀得就是得放出去。

????你不知道nv人胀起来一点也不b男人差,那个难受劲儿呀……哎!就是身边随便有个什麽,就想t0ng进去算了。

????」这句话差点没让我喷出来。

????我问她:「你也用过吗?真有那麽好吗?」「用过啊!舒服极了,每次都美得要命。

????」「怎麽个美法?你能给我形容一下。

????」「就是整个身t像飘了起来,想让人狠劲儿地cha,一直cha到底,怎样狠都不怕,就是别人在旁边看着也不顾了,但是很快就能泄出去。

????完事后浑身像散架一样。

????」「你说什麽泄出来?我没听清楚。

????」我故意说。

????「就是nv人的yshui啊!」h慧卉吭哧吭哧地说。

????「能有多少?你的yshui多吗?」「不跟你说了。

????」「别呀!我是想买呀!对顾客怎麽能这样呢!告诉我,你的yshui多吗?」「很多。

????」h慧卉很简单地说。

????「多到什麽程度,你不说,我怎麽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用过?」h慧卉被我挤兑得不得不说:「有一次床单和褥子都sh了,半夜起来换。

????」「你说得这麽神我不信,你给我试一下,我在电话听你的声音,要是真有那麽好,我就马上买一瓶。

????」h慧卉犹豫了一下:「你真想买吗?」「当然,我还会介绍别的朋友买你的産品,他们都是很有钱的。

????」「那好,你等着,我给你试,但是你可不能跟公司说呀!」「你放心吧!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实际效果,你说对nv的这麽好用,不试怎麽知道呢?」电话那边传来唏唏簌簌的声音,我还没听清楚她在g什麽,就传来很清晰的sheny1n:「来了……我好热,我好痒……哎呀!真难受……」「你怎麽了?」「我x1了,头晕,想……」「想男人,是吗?」「想。

????」「想我怎麽样?」「想你抱我、m0我、亲我,想你的手m0我下边,下边难受……」「哪里难受?是b里痒吗?」「是,太胀,好想……」「想我用ji8cha你吗?我的ji8好大的。

????」h慧卉哼哼地像个发情的母狗。

????我说:「别急,亲ai的,你脱了衣服吗?」「没脱,我脱了k子。

????」「你在r0u你的b吗?」h慧卉大声说:「是的!」「我告诉你,你手指伸进b里去……」没等我说完,就听h慧卉闷哼一声,就听到「咕唧咕唧」的水响,哼得越来越大声,就像真有人在g她一样。

????我被刺激得受不了,大力撸了几十下,就喷了,jingye喷出有半米远。

????等我喘过气来,电话那边也没声了,我大声问:「宝贝,你还在吗?刚才爽吗?」h慧卉气息微微地说:「我刚才也泄了,椅子都sh了。

????」「坏丫头,记得擦g净啊!不然你们老板明天来问你这是什麽,你要怎麽回答他?」「我就说,我和我男朋友在一块g了呀!」h慧卉咯咯地笑着。

????「说真的h慧卉,我挺想你的,明天来我这里吧!我要买你的産品。

????」「真的吗?我去哪里找你?是不是去公司啊?」「谁在公司买这个?是我家里,怎麽,你不敢来吗?」「谁说的?你还能把我怎麽样?我这麽大了,我不会叫呀!」「叫什麽?jia0chuan吗?恐怕你当时就想要我了。

????我告诉你说,我很大的,我吃过药,一定会让你爽。

????」「那不行啊!真那样公司会把我开除的。

????」我生怕她不来,就说:「你放心,我肯定买。

????来吧!」第二天上午8点刚过,我还没起来h慧卉就打电话来。

????一想到h慧卉那风sao的样子,我就忍不住又放了一枪。

????h慧卉说她公司在北边,坐公交车过来要一个多小时,我差点忍不住让她包出租车过来了。

????h慧卉今天穿了一件从n下边打个褶、底下散开的上衣,前x差不多是半透明的,下身穿件七分k,pgu和大腿都紧绷的。

????大概是昨天晚上在电话里爽了,一见面h慧卉就给我来个自来熟,「嗨」了一声,眼珠就瞟过来。

????她仍背着那个该si的小包包,细细的皮带勒进两个rufang中间,前边松松垮垮地正搭在两腿中间,走一步,半个包就夹进腿缝里。

????「东西我带来了,是1500块一瓶,你买几瓶呀?快点把钱给我吧!我还要回公司交帐呢!」「哎呀!你这个小姐怎麽这麽着急呢?哪有买东西不让人看货呢?总得让买的人满意了,卖的人才能拿到钱吧!」我让h慧卉坐到沙发上,我拿起一把椅子坐在她外边,一低头就看见深深的rug0u,闻到到阵阵r0u香。

????「昨天你不是已听我试过了吗?你不是说肯定买吗?」h慧卉拿眼睛剜了我一下,声音透着嗲,一说话x前就一颤。

????我往她旁边靠一靠,手搭在沙发背上:「电话里谁知道你到底试没试啊!我要看你实际试给我看,我才能买。

????」h慧卉还是急于卖东西给我,只好同意:「我试的时候你可要规矩点。

????」「什麽叫规矩呢!」我故意装傻。

????「规矩就是我有反应的时候,别脱我衣服,也别强迫我做。

????」「我当然不能强迫你做什麽了,可是要是你求我帮忙呢?」我扯开了上衣领口,露出x前的肌r0u:「我脱自己衣服可以吧!」h慧卉斜溜了我一眼:「最好别脱。

????」「这可是我自己家里呀!我脱衣服又和你有什麽关系?」一边从上衣兜里掏出1500块放在茶几上:「你看,钱我都准备好了,总得让我试一下货吧!」h慧卉从小包里拿出一瓶样品,就要打开。

????我连忙摁了一下她的肩膀:「别试这个,就打开新的试,谁知道两个里面装的是不是一种东西?」「打开了就要买的啊!再说没开封的劲儿b较大。

????」h慧卉皱着眉头说。

????「你试好了,这瓶的钱起码是我掏,我要是满意呢!就再买几瓶送给朋友。

????要是实际效果没有你说的那麽好,我不是骗朋友了吗?」h慧卉只得打开一瓶新的,放到鼻子下按住一个鼻孔,用另一边深x1了一口气。

????h慧卉的脸一下子红了,连脖根带x脯都红了勉强擡头问我:「行了吧!」「我只看到你脸红,没看到你真动情,效果不好吧!」h慧卉只得又用力x1了两次,刚把瓶盖盖上,就横着倒了下来,气喘呼呼,两手抓挠x口,两腿用力夹住小包包,不停地上下蹭。

????我抢上一步扶住她,一边按住了她抓挠x口的双手:「是不是这里难受?要我帮忙吗?」h慧卉一边使劲摇头,一边却抓住了我的手,往她衣服里面揣。

????我一把掀开她的上衣,结结实实地攥住丰满的rr0u,抓住rt0u紧r0u了两下,小葡萄已经立了起来。

????「下面也需要吗?」「哦……不……需要,难受……」h慧卉已经口齿不清,身t一起一伏,一副yu火中烧的样子。

????我麻利地解开她的k子,顺着内k就伸了进去,「噗」地一下cha进h慧卉的xia0x里。

????我一碰到h慧卉的b,她就像被电了一下猛地一震,嘴里伊哦不清,浑身扭动着,b里面早已yshui淋漓,热得烫手了。

????我顺势挖了几下,h慧卉嗷地叫出来:「快,快点,不要过去了。

????」「你是求我帮忙吗?」「求你,我难受,cha我吧!我受不了了。

????」我二话不说,像剥葱一样把h慧卉从头到脚剥了个jing光,拉开k门,把早已暴怒的ji8对准h慧卉的的r0u缝,两个肥腻的b片迫不及待地,张开嘴把大ji8吞了下去。

????同时h慧卉上边的嘴,也舒服地大声哼了一下:「快呀!你快呀!别停下来快给我。

????」我两手像揣面一样,搓着h慧卉的两个大n,下面发狠地用力捣着h慧卉的r0uxue,我的大ji8每下都擘h慧卉的子g0ng颈上,剧烈的撞击让h慧卉的yshui都喷溅出来。

????h慧卉摇头晃脑,嘴里哼哼哑哑像唱歌一样,给吧唧吧唧的声音伴奏。

????没一会儿,只见h慧卉双眼翻白,大喊一声:「我快要出来了!」就两腿僵直,yr0u阵阵紧缩,一gusao热的yshui洒到我ji8上,整个人就像背过气一样,一动也不动了。

????我从没见过nv人这麽快就来ga0cha0的,叫她刺激得又猛戳了几十下,guit0u麻痒难当,ji8跳动了几下,就s在h慧卉子g0ng里了。

????我坐起身,看见h慧卉还在那大张着两腿,yshui混合着我的jingye,顺着洞口流出来,大半个pgu和沙发面都是亮晶晶的。

????h慧卉像喝醉了一样半天才醒过来,无力地笑了笑:「你这个人真够坏的,你来真的啊!」「我哪坏了?刚才可是你求我帮你的。

????我只问你爽不爽吧!」「爽。

????」「是怎麽个爽法?」「就是觉得血都往下走,下面就像灌满了水似的胀得慌,要是不cha进去点什麽,那血自己散不了,又特别敏感,稍微蹭几下就泄了。

????」「是这样吗?我又伸手去m0她的ychun,h慧卉连忙缩起两腿:「不要了。

????」「爲什麽不要?快说。

????」「再要,又会ga0cha0,一般这个会有连续几次的ga0cha0。

????」「那麽说,你还没有满足喽?」「身t上没满足,是不想要了。

????」「又没满足,又不想要,这麽矛盾,是不是你産品不好用啊?」「不对不对,实际上我身t还是想要。

????」「就是说我再搁进去你还是喜欢吧?说实话。

????」我又开始r0uh慧卉的nn,将两个rt0u拉得老长,h慧卉哼哼地说:「是。

????」「要是我还用ji8cha你,你还是不会拒绝,是不是?」我用力捻了几下,h慧卉痛得嘶嘶的答:「是。

????」「所以咱们还是到卧室的大床上去玩,玩痛快了,你的身t解痒了,我也真正见识了cuiq1ng香水效果,我才知道买得值啊!」h慧卉低头想了一下,又扑哧笑了:「我也没办法了,和你去吧!」自己拿纸巾擦了pgu,抱着小包来到卧室。

????我脱了衣服躺在床上,要h慧卉跪在我两腿间吃我的ji8。

????h慧卉的嘴唇厚实有劲,裹得小弟弟舒服极了,她两只肥硕的大n一摇一恍,几乎刮着床单。

????吞了几分锺h慧卉的b又开始痒,忍不住自己用手去挖,我把h慧卉翻倒过来c她的嘴,又顺手拿过床头的圆梳子:「用这个自己t0ng吧!但不许咬了我。

????」h慧卉马上把梳子柄倒转过来,熟练地cha进自己的b里,一下一下地用力戳着,舒服得浑身颤抖,但是她嘴里又cha着我的yjing,哼不出完整的句子来,只是呜呜地摇头。

????我把h慧卉拖到床边,让她的头往下仰,把ji8深深地cha到到喉咙口,h慧卉翻着白眼,眼泪都快流出来,下边手却不停地舞动,快得像电动的一样。

????我又cha了百八十下,觉得h慧卉气都喘不过来,整个身t都蜷起来,意志一放松,jingyes了h慧卉一嘴。

????h慧卉滚在一边,大声喘气,我也去浴室清洗。

????等我回来,又看见h慧卉用梳子把在t0ng自己,yshui已经变成了黏稠的浆ye,嘴里哼哼唧唧个不停。

????这个sa0nv人!一边胯下的老二又开始跃马扬威了。

????我一把拉出梳子把,将h慧卉的两条胳膊用她的包带绑在床栏杆上,拿枕头垫在pgu下面,h慧卉sao洞朝天,里面又空虚难忍,不停地恳求我快点g她。

????这会可由不得她了,我到客厅里把那瓶开了的cuiq1ng香水拿来,搬着她的头让她x1,h慧卉很顺从地x1了四下,身t立即像虫子一样滚起来,两腿交缠摩擦,还是够不到痒处,急得大叫:「好老公快来c我吧!小b痒si了,救我命吧!」我提起h慧卉两个脚腕,把大ji8对准她早已yshui泛lan的洞口「突」地连根cha入,我深x1了一口气,左冲右突、旋转、研磨、浅ch0u深送……刹时就是几百下。

????h慧卉被我c得咿呀乱叫,连连丢了四次,y毛凌乱,唇片歪斜,yshui迸出,最后连喉咙都哑了。

????我又把h慧卉翻过来pgu朝天,用ji8用力贯到子g0ng深处,h慧卉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是浑身颤抖,支撑不住。

????我揪住h慧卉两个肥n借劲,只顾直直捣入,撞得h慧卉的pgu「啪啪」地响。

????到后来,h慧卉的哼声都带了哭腔,我才猛力搂住她的大腿,狠狠撞了数十下,一泻如注。

????我翻身躺下,浑身舒泰,回头看看墙上的锺,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。

????我拍拍h慧卉的pgu让她起床,把1500块钱给她:「这瓶我留下了,记得给我打电话,下回我再买。

????」看着h慧卉踉跄地穿衣,腿都站不稳,又往她r罩里塞了500块钱,让她打车回去。

????h慧卉走后,我一觉睡到天黑。

????过了一礼拜,我换了个号码打电话说找h慧卉,接电话的人说h慧卉家里有事请假了,问她手机号码,对方冷若冰霜地放了。

????说实话,我还是挺想h慧卉,她是我玩过的最sao的nv人,如果有机会,还想再c一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