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、()

作品:《除妖传

????阿藜生怕x1完yan气后,他就此si去,做nve太多,这可是要遭天谴的,往生薄上都会详细记载着她的罪行,她还未杀过人,心里有些犹豫。

????听说男人除了yan气之外,身下的yanjing也是益补之物,若是童子之身,yanjing更是纯正,辅以双修之法,妖力也会大增。

????思索一番,阿藜小手向下,扯落他的腰带,掀开他的衣袍,掏出软绵的yan物。

????那roubang软趴趴的蛰伏于浓密的y毛之中,阿藜握住那散发着热量的一团,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着roubang上下撸动着,轻轻的r0u按着。

????第一次被异x握住命根子,陆长渊气息透露出一丝慌乱,jing致的英眉微拧,他抿紧双唇默念清心咒,扫除身t里异样的感觉,极力想忽视身下那双作乱的小手。

????阿藜撸动了好一会,可那物还是软趴趴的,她有些嫌弃的看着陆长渊,这臭道士该不会是yan痿吧,白长了这一副清风霁月的好皮相。

????她不满的握紧那根roubang,将它扶正,曲指对准冠状的guit0u,用力弹了一下,长条型的roubang在空气中摇头晃脑,似不倒翁一般,频频向阿藜敬礼。

????“哼……”陆长渊痛哼一声,他侧目睨着地面上的枯叶,羞于看着自己被折磨的胯下,愤然道:“你这妖nv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,何必这般羞辱我?”

????阿藜轻笑一声,握住那还在摇晃的roubang,她低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圆硕的guit0u,“道长,我瞧你命不久矣,不如si前跟我快活一把,也不枉来这人间走一遭。”

????“荒唐!”陆长渊双目紧闭,心里继续默念清心咒。

????阿藜看着陆长渊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,心里有些不悦,这臭道士真是迂腐,守着那劳什子清规戒律有何用?

????放着她一个大美人也不懂享受,榆木脑袋!她不信她的魅力竟如此薄弱,居然还g引不了这个臭道士。

????想起以前看过的yan情话本里的cha图,阿藜眼波流转,她俯下身子,轻启朱唇,含着yan物的顶端轻轻t1an弄着,灵巧的舌尖扫过微张的马眼,t1an舐着那里渗出来的透明yet。

????有点咸,微腥,并不难闻,甚至透着一gu淡淡的灵气。

????将那些yet吞入喉中,阿藜感觉身t里有gu微弱的灵力在游走。

????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昨日奔波的劳碌之感竟消减许多,腹中的饥饿之感也缓解少许。

????这东西是个宝贝,阿藜神奇的想着。

????看着那沾上她口水的roubang,阿藜觉得饥饿感再度袭来。

????她捧着那根roubang,从根部两个沉甸甸的囊袋t1an到充血的冠首,舌尖来来回回的t1an弄着,把整个j身都弄得sh漉漉的。

????阿藜抬眼望向陆长渊,他嘴里念念有词,声音微小,不知在念些什么。

????她把yan物慢慢的吞进嘴里,温暖的口腔包裹着他,她嘬弄着敏感的马眼,用力x1允着微张的小孔,把马眼溢出来的yet都吃进了嘴里,末了还意犹未尽的吧唧了下嘴巴。

????“嗯……”陆长渊嘴里溢出一声微不可闻的低y。

????念咒的薄唇微顿,眉头急速的皱了下,又舒展开来。原本软趴趴的yan物竟是一点点的膨胀起来,撑满阿藜的口腔。

????“唔……嗯……”阿藜艰难的吞吐着粗长的yan物,喉咙被顶得有些反胃,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溢出来。

????她难受的呜咽几声,将充血膨胀的yan物吐出来。

????陆长渊的yan物已经完全b0起,紫红se的j身sh润亮泽,上面青筋缠绕,圆硕的guit0u涨得有些发紫,瞧着异常狰狞可怖。

????阿藜不自觉的摩擦了下双腿,心里有些害怕,这东西又粗又长,cha进身t里会痛si吧,可是……

????她看着yan物根部那两个鼓胀的囊袋,又有些心动,据说这两个东西越大,喷s出来的yanjing就越多。

????一想到刚才那些yet的味道,阿藜的身t便情cha0涌动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泛着灵气的yanjing可不多得,堪称凤毛麟角。

????痛一下算什么,忍忍便过去了。

????阿藜褪去自己的襦裙,将陆长渊的k子扯下来,她张开双腿,跨坐在他身上,扶着那根狰狞的巨物对准自己sh濡的x口,缓缓往下坐。

????圆硕的guit0u撑开两片肥厚的花唇,缓缓挤入花x里,敏感的guit0u被温暖cha0sh的花x紧紧包裹住,陆长渊身子有些僵y,下腹蹦得紧紧的。

????x口的nengr0u紧紧绞着粗大的guit0u,不得其入,阿藜试着将那物往里推,可却寸步难行,guit0u卡在x口处,不上不下,她难受的紧。

????她撑着他的肩膀,抬起t0ngbu,把guit0u吐出来,再对准sh濡的x口,缓缓坐下去,b0涨发紫的guit0u一点点没入她的身t里。

????“嗯……唔……”她咬着唇细细的低y着,太大了,光是进入一个guit0u,就让她有种要被撑裂的感觉。